高晓松闹笑话怎么回事,欢迎杠精来开杠

我懂的,古大师写错字就叫通假字,现大师写错字就叫随心随意,欢迎杠精来开杠,改一笔算我输,写错字理由还挺多。我们写错字就要抄300遍。应当规范,尤其是自媒体错字错句影响太恶劣。错了就是错了 瞎扯什么。晓还说得过去,馆是明显错,还非得要找一堆理由,没意思。

文人就不会写错字吗?
只不过是将错就错再附庸风雅!为何叫书法?法字何意?

高晓松闹笑话怎么回事,欢迎杠精来开杠

由高晓松发起并担任馆长的公益图书馆“晓书馆”在南京开馆。没想到,最近网友却发现馆名题字中出错字了!甚至有人说,三个字中起码错了两个字。到底是咋回事呢?记者采访了书法家们,听听他们的专业意见。

闹笑话?高晓松“晓书馆”题字,被指“三个字写错俩”–上观

资料图:南京晓书馆。

“晓”字为啥多了一笔?
高晓松:张大春随心随意,我喜欢
一名书法专业的网友指出,晓书馆题字“晓”字的写法应该是错的,“馆”字写法也有异议,“望高晓松看到评论后,斟酌二三。建立图书馆传播文化是天大好事,这一乌龙能避免就更完美了。”原来,网友发现,“晓”字右下“兀”写作“元”,明显是写错了。

对此,高晓松微博回应说,馆名由张大春所题,之前写“雜書舘”就不是这个“館”。晓岛又是另一写法。“大师不拘泥……随心随意,我喜欢”。

据悉,“晓书馆”三个字由台湾著名华语小说家张大春所写,张大春擅长书法、台湾辅仁大学中国文学硕士,辅仁大学中文系讲师,曾获时报文学奖、吴三连文艺奖,著有《公寓导游》、《撒谎的信徒》等作品。

张大春是台湾文坛公认的“老顽童”,著作等身的他自幼研习书法,姑父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尽管练了几十年字,也办了书法个展,但他还是自称,于书法只是一个门外汉。

对此,也有网友表示理解,舘,意为可作栖息之地;館,说明可为饱食之所。混用,或者解释为书馆也提供精神粮食吧,也说得通。此外,“晓”多添一横,估计是出于章法布局需要。也有网友表示,别没文化了,这是因为“高晓松”名字中有“晓”字,这是书法中避讳用法,比如用缺笔来避讳,这在法书碑帖中很常见。

观点1:
繁简互杂,还是严谨一些好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黄正明认为,张大春所书“晓书馆”很符合书馆的文化定位,文气十足。但如果从书法专业角度来看的话,三个字中,“书”和“馆”都是繁体字写法,没什么问题,但“晓”字的写法有点不准确,如果按照草书的写法,下面多了一横。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简体字和繁体字互杂,整体风格上不太统一。当然,晓书馆也不是艺术展馆,题字也不是专业书法家所书,不必苛责。但作为公共文化场所而言,也不要太率意,显得不够严谨,引发争议。异体字在书法作品中出现,欣赏者一般也不会较真,但是作为一个公众图书馆,还是要规范一点好,不然会对一些学生造成误导。

闹笑话?高晓松“晓书馆”题字,被指“三个字写错俩”–上观

资料图:南京晓书馆。
观点2:
或有不规范之处,但没必要挑剔

江苏省书法院院长李啸则认为,谈错误谈不上,“晓”字可能问题大一些,看来像简化字,但古代行书中也有这么写的。另外,“馆”,供宿供膳,所以从“食”。它的异体字作“舘”,说明“馆”属于房舍一类。供游览眺望、起居、宴饮之用,体量可大,布置大方随意,构造与厅堂类同。本义是高级客舍,宾馆。旅游景点中才用于指博物馆。

李啸表示,虽然通用,一般吃饭住宿之地为“館”,用食字旁居多,其他则用“舘”。像“舘”用于书馆则更合适一些,但通用也无妨。“或许有不规范之处,但作家题字随性写,按感觉走也很好,体现雅致的修养,不妨宽容一点看,没必要那么挑剔。”

篆刻专家李路平则认为,不存在什么错误,可以这么写,网友如此挑刺,有点为凸显有文化找茬了。
到底是错误,还是随性?

对此,你怎么看?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