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姑娘不再孤独 那个退伍铁汉为爱而来详情

  抗癌姑娘不再孤独 那个退伍铁汉为爱而来

抗癌姑娘不再孤独 那个退伍铁汉为爱而来

高阳在病房照顾曾佩。 受访者供图

  她曾是一位幼儿教师,长相甜美,不幸的是,十年前不幸患癌。为缓解精神压力,她在网络开通直播,记录自己的抗癌心路历程。他是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因为偶然看直播,成了她的粉丝。他被她的坚强与乐观所感动,慢慢地爱上了她。

  今天,紫牛新闻透过纸面,将这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带到您面前。    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医院里的悉心照料

  温馨甜蜜

  4月3日,山东济宁肿瘤医院的病房里,高阳端来大半盆温水,小心翼翼地将曾佩的双脚放入其中,轻轻地帮她做着按摩,还时不时地问道:“轻重合适吗?”

  曾佩脸上荡漾着笑容,轻轻点了下头,然后静静地注视着高阳。

  这样温馨的画面让病房门口路过的人羡慕不已,他们误认为这肯定是新婚不久的小夫妻。其实几个月前,他们还是远隔千里的陌生人。曾佩是身患晚期癌症的网络主播,高阳是她的粉丝。

  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高阳说这样的场景只是他照顾曾佩的内容之一,每天他为她买饭洗衣,陪她说话,扶着她出去晒太阳……

  “我已经爱上了她,人生中如果遇到了喜欢的人,如果不去珍惜,我觉得这一生活得什么意义都没有。”

  命运多舛,与癌症抗争十年

  曾佩今年36岁,家住山东济宁邹城。曾经的她长相甜美,性格活泼,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如今她已是癌症晚期患者。2009年,她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后续治疗中左边的乳房被切除。虽然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但那时的她却接受不了,“身体已残缺不全了”。

  祸不单行,就在曾佩病情稳定后不久,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在2011年被查出患有小细胞肺癌。在父亲患病的日子里,老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着女儿有一个家。

  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第二年曾佩与一个朋友介绍认识的离婚男人结了婚,但这次婚姻仅维持了9个月。

  2015年,父亲因病去世后,曾佩开过店、做过吧台收银员,努力赚钱去治病。

  开直播,网友给她暖心鼓励

  2016年,曾佩病情恶化,被查出乳腺癌双肺转移。后续治疗中,多数时间曾佩只能独自在医院接受治疗,无助,孤独。朋友们建议她在网络开直播来缓解精神压力。曾佩也觉得记录下自己的抗癌过程,也许对别的病友能起到鼓励作用,于是2018年11月她在某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隔几天直播一次,讲述自己的抗癌心路历程。

  她的账号目前已有2.8万粉丝。很多人同情她的遭遇,经常有网友赶到她的病房来看望她,鼓励她一定要坚持下去。她在接受采访时拜托紫牛新闻向关心她的网友表示感谢。

  更让曾佩感到开心的是,她在网络中还收获了一份爱情,“其实我的内心也渴望有个家,这份爱情来得很突然,也让人惊喜。”

  一句“我要去照顾你”,他真的来了

  高阳是名退伍军人,哈尔滨人,单身,今年32岁。去年11月,高阳在一个网络平台直播中看到了曾佩。“她是我看到的第一个主播。”高阳了解到曾佩的病情,并得知她是独自在医院接受治疗。最初是同情,高阳想帮帮曾佩,两人加了微信好友。每天聊天,交流多了,高阳的内心产生了触动,他对曾佩说:“我要去照顾你”。

  得知高阳的想法,曾佩深受感动,哭着问他:“你到底能不能来?”“能,3天,我保证3天后就到。”

  安排了家里的事情后,高阳在3天后准时到达曾佩的病房。那一天是2018年12月26日,曾佩正在接受化疗,吃什么吐什么,“看到她的状况,她难受我也难受。”

  24小时在医院不间断地照顾曾佩,高阳坚持了一个多月。这期间,曾佩的体重从80斤增加到98斤。

  因为爱,他下定决心,重回她身边

  临近过年,高阳有事回了家。在家,高阳对两人的事有了更深入的思考,“我发现我爱上了她,她的坚强、她的善良都让我触动。去年5月母亲去世后,我一直很悲伤,遇上她之后我们是彼此温暖。”

  深思熟虑后,高阳向父亲坦白。父亲不能理解,一顿责骂,还收缴了高阳的银行卡。

  家里的事情,高阳没告诉曾佩,两人一如既往地视频聊天。直到今年3月的一天,曾佩问高阳:“我还能再看见你吗?”高阳听后心酸不已,终于下定了决心……

  3月25日,高阳回到曾佩的病床前,曾佩泪流满面,“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其他人也都是这么说”。

  高阳一把抱紧她,“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既然做了就不后悔,这就是军人的性格。”

  “她以后的人生, 一直有我”

  目前治疗费还差四五万

  高阳现在每天在医院的事情很多,既是保姆又是爱人,“最重要的是要让她保持一个愉快的心情。”

  曾佩觉得很幸福:“我要积极配合医生,等病好了,我就能有一个完整的家了。”他俩商量好了,等曾佩身体恢复好一点了,就去领结婚证。

  去年,曾佩曾在水滴筹上筹集过2万8千元治疗资金,但不久就花完了。由于高阳的积蓄被父亲收走,目前又没有工作,他们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缺少治疗资金,“大概还差四五万。”高阳表示,目前还没想到好办法,这是他最头疼的事。

  “以后只要她能够自理了,我有手有脚出去工作,也能养活她。”对于未来,高阳还是挺乐观的,“不管结局如何,在她以后的人生里一直会有我。”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