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考虑老年人的养老问题

首先,文章所用数据都是基于户籍人口来说明问题的,那北上广的非户籍人口算上去之后的情况会是如何呢?
其次,京沪两市因各种原因未像全国其他城市一样放开户籍,但是京沪两市为何不能给非户籍常住人口完全的户籍待遇呢?既然人家为这座城市贡献了才智、青春和亲情,为何就不能给予完全户籍待遇呢?

再次,北上广的老龄化问题其实是个“不完全命题”,按现有方式发展北上广因各种资源的集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都是最大的,人口是能流动的资源,那么北上广将会有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源源不断的流入来解决三地人口老龄化而产生的劳动力不足问题。北上广的人口老龄化更多的是考虑老年人的养老问题。

第四,基于上面的观点,全国老龄化问题中最应值得关注的是人口长期低(负)增长地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
最后,基于我国逐步全面步入老龄化社会的现实,个人觉得更应考虑的是如何让人多生的问题。仅靠放开二胎从长期来看是难以满足我国人口更新的需求,是不是能有更加有效的政策鼓励年轻人生育呢?

到了2018年底,这一数字还在上升。据上海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上海市户籍老年人口已达503.28万,占户籍总人口的34.4%。而在8月底举行的全国老年护理工作发布会上,上海卫健委副主任秦净预计,2020年上海的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达530余万,老龄化程度将达到36%。

如果以人口超过20%作为深度老龄化的标志,以户籍人口来看,深圳还年轻,广州已经逐步接近深度老龄化,而北京和上海已经是深度老龄化社会。

如果人均寿命(期望值)80岁,那么老年人口在20%,是动态标准值。🎂随着人均寿命值提升,区域内的动态标准值也会上升:均寿90岁,老人比30%;均寿100岁,老人比40%……✌所以,面对自然规律,保险机制应提前调节,扎实做好康养,青年人毋需过度恐慌。

现在出生的人20多年后才能进入到社令。而今40岁50岁的人20年后都是老年人。而今60岁的人20年后80岁,也很正常。主要是IO年至20年间出现的青黄不接是个大问题。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