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新的全球共同货币?普京呼吁华盛顿“不要干涉俄罗斯事务”

2014年11月24日

2014年11月22日,普京总统在11月17日于莫斯科举行的“全俄罗斯人民阵线”论坛上发言时表示,“他们(美国)想制服我们,想以我们的代价解决他们的问题。历史上从未有人对俄罗斯这么做过,也从未有人会这么做过。

这当然不夸张。俄罗斯不仅与中国建立了牢固的贸易和货币联盟,如今已经绕过了美元主导的西方体系,俄罗斯还是去年9月在杜尚别会晤的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的主要成员之一,塔吉克斯坦将扩大其现有成员国(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和蒙古。土耳其作为北约战略要地的东道主,在东西方之间摇摆不定,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想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讲土耳其语的上合组织各国政府可能会支持土耳其的请愿。这将是一场巨大的冲突,对西方列强,尤其是华盛顿的打击,而且可能不会不受惩罚,扩大后的上合组织将控制全球约20%的石油和全球一半的天然气储备。上合组织和金砖四国将共同覆盖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控制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

这些国家一次或一步一步地发行一种新的全球货币几乎是肯定的。问题是什么时候。考虑到西方经济的灾难性进程,这样一个新的货币体系已经不远了。它将逐渐取代(石油)美元成为世界贸易的储备货币。后者已经开始。十年前,全球90%的外汇储备由美元计价的证券构成。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60%,而且由于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无知,这一比例正在稳步下降。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自2003年以来,新兴市场的其他货币储备猛增了400%。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韩国增持人民币25倍。

西方掠夺性的经济体系正在迅速衰退。俄罗斯和中国今天已经准备好了另一种选择。他们正与金砖四国和上合组织其他国家积极合作,建立一个坚实的、更大规模的替代货币和货币体系,摆脱美联储、华尔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束缚。无关的事情,一个新的现象正在出现。从一开始,它似乎就脱离了东西方经济力量的斗争。但它可能与西方摇摇欲坠的经济脱节。

这是致命流行病的威胁,似乎同时出现,而且都在联合国及其专门组织的控制之下,世卫组织得到了一些国际实验室的协助和建议,这些实验室的身份基本上不为人所知。大多数流行病,即潜在的流行病,都是从非洲开始的,非洲是世界上约60%的剩余不可再生资源的所在地。它们因其持续的舒适和福祉而受到西半球和北半球精英的垂涎。

几个月前,埃博拉在西非、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内亚爆发,后来蔓延到马里和尼日利亚。埃博拉不是一种新疾病。在中非和70年代曾有报道和观察。处理解毒剂或疫苗的人。不过,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两年前与加拿大一家实验室签约,在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专门医院测试和开发埃博拉疫苗,美国国防部还附带有一个生物战研究项目。顺便提一句,几周前,加拿大向日内瓦的HQ总部运送了一种新疫苗。自2014年7月新一轮埃博拉疫情以来,据世卫组织统计,已有5000多人死亡。

几天前,世卫组织报告说,自2014年8月以来,马达加斯加的一场鼠疫疫情夺去了至少40人的生命。&黑死病,也被称为黑死病,被认为已经基本灭绝,因为它在14世纪杀死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尽管今天可能仍然存在一种毒性较低的形式。自1904年发生鼠疫疫情以来,孟买没有发生过重大疫情,当时约有3%的人口死于鼠疫。解毒剂在当时没有。今天的瘟疫显然很容易被抗生素和杀虫剂抑制。–so–为什么它还在马达加斯加杀人?为什么现在才有新闻?

几周前,在荷兰、德国和英国新发现了致命的h5n1禽流感病毒。在埃及最近的7例禽流感病例中,有2例死亡。2009年,由于世卫组织的虚报警报,欧洲购买了数以百万计的h5n1疫苗,这对制药公司来说是一笔财富,对世卫组织来说,这是一桩严重损害该组织形象的丑闻。在像瑞士这样的国家,出现任何感冒迹象的人实际上都是被强制接种的。

艾滋病病毒,也就是五角大楼在1980年代进行的一项生物战实验,同样在非洲。它被进口到海地和纽约,从那里传播到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今天,它虽然无法治愈,但已得到控制。但是,一种新的毒株很容易被设计成使当前的药物无效。

所有这些看起来都是权力精英们共同努力的结果,目的是(i)控制人口;一时兴起的戒严令可以压制任何潜在的起义,例如,反对西方掠夺性贪婪经济的新一轮有组织盗窃;以及(ii)逐步帮助减少世界人口,这是精英们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标;这也是比尔·盖茨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等许多权势人物所说的比尔德堡社会的关键目标之一,基辛格无疑是目前仍活着的最严重的战争罪犯。

全球变暖和随之而来的粮食争夺,主要用于支持精英们的论点,尽管事实上,根据粮农组织,如果分配公平,供应不受西方投机的影响,目前的粮食生产可以维持120亿人。当然,精英阶层也明白,需要减少的是世界上贫困人口的数量,以便剩余的资源能够为幸存者持续更长的时间。他们似乎完全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西方贪婪的经济消耗的资源超过了他们在资源中所占的公平份额,美国约为4.5倍,西欧约为地球母亲所能提供资源的2.5倍。相比之下,非洲人使用的全球资源比率只有0.6左右。&因此,粮食根本不是问题;事关西方国家对全球资源的过度消耗。

根据美国总统行政命令,人们可以很容易地被隔离,以保护广大民众免受流行病的侵袭;最有可能的疫苗和解毒剂是作为保护精英的生物战计划的一部分秘密开发的。为广大公众接种疫苗,可能与他们假装预防的疾病有关。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最近在非洲和世界其他地方进行的破伤风疫苗接种案例。一旦华盛顿下达命令,比如强制接种疫苗或戒严,欧洲的走狗就会效仿;这是一种控制人口的简单方法,而西方金融体系则可能会对剩余的社会安全网进行最后的掠夺。公共储蓄。

在西方经济前景黯淡、全球面临大流行病威胁的背景下,普京再次对美国发出严厉的警告,警告不要干涉俄罗斯;对于华盛顿来说,这不过是一个信号:警惕俄罗斯(和中国)对西方货币体系即将崩溃保持警惕,警惕西方的大规模军事和生物战威胁。人们把这些点联系起来?

彼得·柯尼格是经济学家和地缘政治分析师。他还曾是世界银行的工作人员,在世界各地广泛从事环境和水资源领域的工作。他定期为全球研究、ICH、俄罗斯之声、现在的RIA Novosti、Saker博客的葡萄园和其他网站撰稿。他是一部关于战争、环境破坏和企业贪婪的经济惊悚片《内爆》的作者。根据事实和世界银行在全球30年的经验编造的小说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