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快乐已经很久了

曾几何时,我也是个开心的孩子,家人手中的珍宝,欢笑着嬉闹着欢快的野蛮生长着。

我不是个特别优秀的人,但在我看来我是优秀的,这种自信或许跟我的原生家庭有着功不可没的关系。从小妈妈就给我一切最好的,留最黑的长发;扎最高的马尾;戴最大的红花;穿最美的衣服;吃最新的零食;喝最贵的奶。虽然没有出生在大城市,但我一样拥有最美的城堡做自己最美的公主,我一样拥有别人羡慕的眼光,我拥有着比同龄人更好的写作能力与表达力,当然了 我也一样善良且友好。

爸妈从小教育我要勇敢、坚强。我也真的做到了敢于说不,勇于直面恶势力。那天傍晚在餐桌上妈妈对我的行为肯定并支持的画面至今我都记忆犹新。这些优势与自信装满了我的童年, 也伴随着我长大。直到现在我依然自信。我感谢原生家庭给予我的这一切美好,也感谢有生之年能遇到这样的父母。

长大后我参加工作,一个人跑出了省,这个决定在爸妈看来很疯狂,但我自己清楚这个决定有多坚定。我如愿的来到一线城市,那些繁华使我应接不暇,令我惊叹。那些年是我最苦却也最开心的几年,我庆幸我那时的决定,也感谢爸妈对我支持。

那时候妈妈打电话从来只说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要注意安全。直到后来我不再外出安心呆在爸妈身边我才从妈妈口中得知,每一天他们都会关注我在的城市天气情况;每天看新闻了解一下我呆的城市有没有什么危及到我的时事新闻;每次的台风暴雨是否临近我的生活范围;甚至做一个不好的梦都会给我打电话问我一切是否安好。。。。。原来我们不知道的他们的担忧还有这么多,也是这些让我下定决心离家近一点,能够不让他们为我担心,能够常回去看他们,能够在我有能力的时候给予他们更多。

于是我在一个离家近的小城市重新开始,有了工作,交了朋友以及男朋友。那一年我24,他23。他是个与我截然不同的人,我性子急,他性子缓。我雷厉风行,他慢慢吞吞。我讲究效率,他说慢工出细活好事多磨。很多时候我冲在他前面还要原地等他好久。我觉得我们不适合,他却说我们是最好的互补。他说只有互补的人才适合在一起生活。

就是这个人整个改变了我,有可能是一生。

我们在一起四年结的婚,四年里我们有甜蜜有快乐有争吵甚至分手,反反复复的分合,直到最后我们都觉得分手多次未果最终还是复合,既然分不开那就结婚吧。我们在一起第四年结的婚第五年年底领的证,不是没时间领证,只是他不提,我也没说。我觉得可能我们在那一年都有自己的想法,关于结婚关于领证。

终于我们领证了 也就意味着我们都做好了成为彼此的依靠相依为命的准备。那一年我29,他28。

他是个单亲家庭,这一点我知道,但又始料未及。我有个婆婆,年轻时尚。爱逛街爱打牌爱喝酒爱网购爱唱歌爱跳舞,她的爱好就像现在二十多岁的姑娘,一下班就找不到人影,一到家就是醉醺醺的。有时候我觉得这个家对她来说可能就是个安心的宾馆,只有她需要休息的时候会在,其他时间你想找她都要提前联系而且最好速战速决,因为还有应酬或者聚会等着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强势、武断、只会叫他人低头的我的婆婆。

订婚时亲自带我去买三金,真的就只买了耳环戒指和项链。结婚时我说我只想要一个三室一厅的我们的婚房,她说没有能力买。要么让我们住十五年前的老房子,要么住现在的两居室。我不愿妥协不愿打折自己,但看看身边的他我觉得我进退两难。他醉酒后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他妈给不了我的他会自己想办法,别人有的我也都会有。看着他真挚的眼神,努力争取的样子我妥协了。

结婚当天婚礼完毕婆婆就出去住了,并告诉我们不要给她联系打扰她。于是次日的敬茶省略掉了我们也开始了婚后生活。到现在我都清晰的记得我们婚后的第一顿饭是外卖虾尾。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人一旦结婚就意味着我们真的长大了,而长大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很多话我们选择不说;很多事我们选择沉默;很多时候我们只能苦水肚里咽。

没多久我们花光了身上的钱,我们开始高频的争吵,为生计,为琐碎,为没有钱。或许我们都还没做好婚后这种生活的准备,我没想到前脚结婚后脚就被抛出来俩人独自生活,他也应该没想到有了媳妇 “没了妈”的速度竟快到无缝衔接。其实我们在婚前都是自以为长大了的小孩,两个小孩开始装作大人模样被迫营业。每次妈妈问起我们的生活我都会说很好啊很幸福,至少我嫁给了爱情。妈妈每问我还有钱吗给你们点生活费我都会百味杂陈却笑着说没事我们有钱。我想我们大部分人对于家人都是这样报喜不报忧吧。记得有次回家妈妈悄悄塞给我两千块,回家后我拿着钱大哭一场。

我们开始努力工作,简单生活,减掉所有有花销的聚会,减少超市购物的次数,开始比价格核算买哪个更划算更便宜,我也改掉了每日吃水果的习惯。每天两点一线,下班窝家里一起吃饭追剧玩手机。那一年我们都没买过一件新衣服。生活捉襟见肘,我们相依为命。

我们开始有一点点积蓄,争吵变少了,婆婆也回来住了。曾几何时,我也是个开心的孩子,家人手中的珍宝,欢笑着嬉闹着欢快的野蛮生长着。
我不是个特别优秀的人,但在我看来我是优秀的,这种自信或许跟我的原生家庭有着功不可没的关系。从小妈妈就给我一切最好的,留最黑的长发;扎最高的马尾;戴最大的红花;穿最美的衣服;吃最新的零食;喝最贵的奶。虽然没有出生在大城市,但我一样拥有最美的城堡做自己最美的公主,我一样拥有别人羡慕的眼光,我拥有着比同龄人更好的写作能力与表达力,当然了 我也一样善良且友好。
爸妈从小教育我要勇敢、坚强。我也真的做到了敢于说不,勇于直面恶势力。那天傍晚在餐桌上妈妈对我的行为肯定并支持的画面至今我都记忆犹新。这些优势与自信装满了我的童年, 也伴随着我长大。直到现在我依然自信。我感谢原生家庭给予我的这一切美好,也感谢有生之年能遇到这样的父母。
长大后我参加工作,一个人跑出了省,这个决定在爸妈看来很疯狂,但我自己清楚这个决定有多坚定。我如愿的来到一线城市,那些繁华使我应接不暇,令我惊叹。那些年是我最苦却也最开心的几年,我庆幸我那时的决定,也感谢爸妈对我支持。
那时候妈妈打电话从来只说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要注意安全。直到后来我不再外出安心呆在爸妈身边我才从妈妈口中得知,每一天他们都会关注我在的城市天气情况;每天看新闻了解一下我呆的城市有没有什么危及到我的时事新闻;每次的台风暴雨是否临近我的生活范围;甚至做一个不好的梦都会给我打电话问我一切是否安好。。。。。原来我们不知道的他们的担忧还有这么多,也是这些让我下定决心离家近一点,能够不让他们为我担心,能够常回去看他们,能够在我有能力的时候给予他们更多。
于是我在一个离家近的小城市重新开始,有了工作,交了朋友以及男朋友。那一年我24,他23。他是个与我截然不同的人,我性子急,他性子缓。我雷厉风行,他慢慢吞吞。我讲究效率,他说慢工出细活好事多磨。很多时候我冲在他前面还要原地等他好久。我觉得我们不适合,他却说我们是最好的互补。他说只有互补的人才适合在一起生活。
就是这个人整个改变了我,有可能是一生。
我们在一起四年结的婚,四年里我们有甜蜜有快乐有争吵甚至分手,反反复复的分合,直到最后我们都觉得分手多次未果最终还是复合,既然分不开那就结婚吧。我们在一起第四年结的婚第五年年底领的证,不是没时间领证,只是他不提,我也没说。我觉得可能我们在那一年都有自己的想法,关于结婚关于领证。
终于我们领证了 也就意味着我们都做好了成为彼此的依靠相依为命的准备。那一年我29,他28。
他是个单亲家庭,这一点我知道,但又始料未及。我有个婆婆,年轻时尚。爱逛街爱打牌爱喝酒爱网购爱唱歌爱跳舞,她的爱好就像现在二十多岁的姑娘,一下班就找不到人影,一到家就是醉醺醺的。有时候我觉得这个家对她来说可能就是个安心的宾馆,只有她需要休息的时候会在,其他时间你想找她都要提前联系而且最好速战速决,因为还有应酬或者聚会等着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强势、武断、只会叫他人低头的我的婆婆。
订婚时亲自带我去买三金,真的就只买了耳环戒指和项链。结婚时我说我只想要一个三室一厅的我们的婚房,她说没有能力买。要么让我们住十五年前的老房子,要么住现在的两居室。我不愿妥协不愿打折自己,但看看身边的他我觉得我进退两难。他醉酒后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他妈给不了我的他会自己想办法,别人有的我也都会有。看着他真挚的眼神,努力争取的样子我妥协了。
结婚当天婚礼完毕婆婆就出去住了,并告诉我们不要给她联系打扰她。于是次日的敬茶省略掉了我们也开始了婚后生活。到现在我都清晰的记得我们婚后的第一顿饭是外卖虾尾。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人一旦结婚就意味着我们真的长大了,而长大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很多话我们选择不说;很多事我们选择沉默;很多时候我们只能苦水肚里咽。
没多久我们花光了身上的钱,我们开始高频的争吵,为生计,为琐碎,为没有钱。或许我们都还没做好婚后这种生活的准备,我没想到前脚结婚后脚就被抛出来俩人独自生活,他也应该没想到有了媳妇 “没了妈”的速度竟快到无缝衔接。其实我们在婚前都是自以为长大了的小孩,两个小孩开始装作大人模样被迫营业。每次妈妈问起我们的生活我都会说很好啊很幸福,至少我嫁给了爱情。妈妈每问我还有钱吗给你们点生活费我都会百味杂陈却笑着说没事我们有钱。我想我们大部分人对于家人都是这样报喜不报忧吧。记得有次回家妈妈悄悄塞给我两千块,回家后我拿着钱大哭一场。
我们开始努力工作,简单生活,减掉所有有花销的聚会,减少超市购物的次数,开始比价格核算买哪个更划算更便宜,我也改掉了每日吃水果的习惯。每天两点一线,下班窝家里一起吃饭追剧玩手机。那一年我们都没买过一件新衣服。生活捉襟见肘,我们相依为命。
我们开始有一点点积蓄,争吵变少了,婆婆也回来住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