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东方再收监管函 吴秀波在内的南方资本转股权

当代东方再收监管函 吴秀波在内的南方资本转股权

新京报3月20日报道 (记者 张妍E)3月18日,当代东方再收监管函引起市场震动,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当代文化”)及其一致行动人鹰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鹰潭当代集团”)未就其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及时履行告知义务,导致公司未能及时披露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情形,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同日,公司接到持股5%以上股东南方资本-宁波银行-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南方资本”)的通知,南方资本于2019年3月15日与自然人于桂荣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南方资本拟将其持有公司的4645.4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87%)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于桂荣。

当代东方再收监管函

3月18日,当代东方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2019年1月12日,当代东方披露《关于股东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进展暨新增轮候冻结的公告》称,厦门当代文化持有的公司17555.56万股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轮候冻结的委托日期为2019年1月3日;持有的公司400000股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0.23%,轮候冻结的委托日期为2019年1月7日。鹰潭当代集团持有的公司8540万股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轮候冻结的委托日期分别为2018年12月13日、2019年1月3日。2019年3月9日,当代东方披露《关于股东所持股份新增轮候冻结的公告》称,厦门当代文化持有的公司17555.56万股股份再次被轮候冻结,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轮候冻结的委托日期为2019年2月18日。厦门当代文化、鹰潭当代集团未就其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及时履行告知义务,导致公司未能及时披露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情形。深交所希望厦门当代文化、鹰潭当代集团吸取教训,严格遵守《证券法》《公司法》等法规及《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及时、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告知义务,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厦门当代文化于2018年9月被列入被执行人,鹰潭当代集团于2018年9月及2018年10月两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厦门当代文化、鹰潭当代集团及当代东方的实际控制人王春芳陷入多项民间借贷纠纷及合同纠纷。

控股股东的日子不好过,上市公司的业绩也并不好看,1月31日,当代东方发布了2018年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当代东方亏损12亿元-1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194.19% – 1376.56%。主要是由于受到外部经济及行业政策环境变化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及子公司运营资金紧张,公司影视剧业务收入大幅下滑,且财务费用不断提升。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将威”)影视剧销售情况不佳、回款遇阻,进而使得收入大幅下滑,业绩不佳,拟计提约 8.76亿元的商誉减值。根据影视剧销售计划、行业市场情况及所受政策环境的影响,公司及全资子公司盟将威对存货计提减值约3.4亿元。公司运营资金紧张导致部分影视剧拍摄计划未如期完成且后续的履行存在不确定性,公司对盟将威预付账款计提跌价准备约0.98亿元。

盟将威危机未解,定增股份遭大额转让

当代东方前身为大同水泥,2010年,当代集团以6474.5万元收购*ST大水29.99%股权,一举成为*ST大水控股股东。当代系成为大同水泥的实际控制人,随后逐步剥离了不赚钱的水泥资产,注入文化传媒资产,扭亏为盈,实现保壳。

2014年5月,当代东方斥资11亿元,溢价12倍收购盟将威100%股权,成为当代东方转型文化传媒行业的一个重要拐点。在收购过程中,当代东方实施了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总额为19.98亿元,其中11亿元用于收购盟将威100%的股权,5亿元用于增资盟将威并实施补充影视剧业务营运资金项目。同时,盟将威方面做出业绩承诺,徐佳暄、杨德华、徐汉生承诺盟将威2014年至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亿元和1.69亿元。

盟将威2014年-2016年间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压线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盟将威业绩大变脸,仅完成净利润1.09亿元,商誉成为了高悬头上的巨石。2018年年报中,对收购盟将威形成的商誉进行了大额的计提。

2015年,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以10.08元/股的价格增发1.85亿股,募集资金19.98亿元,包括吴秀波、巨人网络、苏芒、唐季礼等在内的南方资本持股数为10185.19万股,位居当代东方第二大股东之位。

3月18日,当代东方接到持股5%以上股东南方资本的通知,基于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存续期限及投资退出计划,南方资本于2019年3月15日与自然人于桂荣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南方资本拟将其持有公司的 4645.4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87%)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于桂荣。于桂荣曾通过南方资本以2.4亿元的对价认购当代东方的股份,也就是说于桂荣此前已经持有当代东方2380.95万股,加上此次以2.38亿元对价受让的4645.46万股股票,于桂荣直接和间接持有了当代东方7026.41万股,占总股本的8.87%。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于桂荣受让股权的单价为5.13元,为此前定增单价的50.89%。

3月19日,当代东方股价下跌3.11%,收于5.92元/股。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抢沙发